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化東海
溫泉古鎮羽山大禹傳說探討
瀏覽次數:  作者:  信息來源:  更新時間:2019-09-12 15:37:23

 “溫泉鎮羽山的大禹傳說”源遠流長,因為大禹文化名揚天下,借此,溫泉古鎮知名度、美譽度亦水漲船高。2013年以大禹文化為特征的“溫泉古鎮傳說”被列入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14年6月在溫泉鎮舉辦“首屆羽泉文化節”,國內及地方近百位研究“羽山大禹文化”專家、學者、愛好者參加本屆盛會,河海大學龐杰教授、中國大禹文化研究中心秘書長常松木先生分別作了專題演講。研究、開發東海縣溫泉鎮“羽山·大禹文化”是弘揚中華傳統文化,增加溫泉正能量、軟實力的重要舉措,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和非凡的現實意義。本人作為市堯舜禹研究會、羽山大禹學會理事,與同行十余次踏勘羽山,尋找殛鯀泉、三縫石、禹淵、禹王廟遺址,展望禹王湖開發和羽山景區前景,測繪幾處石刻、星象石,搜尋遠古神鳥(雉雞)及植物“熊貓”活化石薰衣草的蛛絲馬跡,收獲頗豐,就此也寫了幾篇文章,散見于各級報刊。

《史記·夏本記》、《禹貢》、《山海經》、《資治通鑒》、《左傳》、《水經注》等典籍和《海州志》、《東海縣志》中都有溫泉鎮羽山與大禹治水傳說的記載。袁祖成題羽山詩曰“萬古黃熊血未消,千秋功業付兒曹。登臨不禁滄桑感,隱隱荒村落海潮。”撩撥起人們對“羽山·大禹文化”的思索。大禹是中華民族奠基立國的一位偉大先祖,夏王朝的創始人。司馬遷在《史記》中寫道:三皇五帝、唐堯虞舜,“惟禹之功為大,陂九山、通九澤、決九河、定九州·····,天下于是太平治。”寥寥數語把大禹波瀾壯闊、建功立業一生交代得生動傳奇。歷代文博專家稱贊“大禹稱得上是彪炳中華史冊的圣王、大英雄”。大禹是“偉大的禹”簡稱,古往今來,中國人尊大禹為自己心目中的“雨王、圣君、民俗神”。
在我國許多省市縣都有關于大禹文化的遺跡和傳聞,記刻著大禹的豐功和人民的崇敬。國家級史學大家翦伯贊教授稱“一個民族不能沒有文化,一個民族不能沒有英雄,大禹文化是中華五千年傳統歷史文化中最具空前絕后意義的篇章,大禹堪稱中華民族首位大英雄,亙貫古今,光耀萬代”(《中國通史簡編》)。連云港“東海溫泉鎮是大禹文化重要發祥地,鯀(禹父)卒葬羽之郊,禹及子啟均出生于今溫泉鎮羽山,禹子啟是華夏一統的開國帝王,遠古的東夷是大禹大展宏圖的地方”等結論已為國內外學術界公認。盡管全國爭禹出生地有幾十處,但查對《史記》后,多數地方均感底氣不足。
 
     一
 
溫泉鎮羽山是泰山的余脈,位于蘇魯交界處,海拔269.5米,是東海縣最高峰。《禹貢》載:“羽畎,羽山之谷也。夏狄,狄雉之羽,可為旌旄者也。羽山之谷出焉。”東夷文化研究專家考證,6500年前羽山就有人類居住,是原始氏族社會東夷族群中羽夷(鳥夷)一支,該處狄雉(野雞)特別多,雉雞羽翎十分美麗,是羽夷進貢天子朝廷的貢品,是古代君王將相最喜愛的裝飾品。先民們把這里稱為“羽山”,稱自己是羽民、鳥夷。鳥是土著羽民崇拜的象征、“圖騰”。國內外人類學家早已考證出,美洲的印第安人、中國南方“紅瑤”一支是東海之濱羽山羽民的后裔。
2011年,我到廣西靈川瑤寨參觀,地方民俗專家介紹,這里的瑤民(紅瑤)祖先來自蘇北東海之濱,是“羽夷”的后裔。2014年,我到美國西部大峽谷旅游,參觀印第安人村落,發現印第安人臉形、瞳孔、頭發確實與漢人相近,與藍眼睛、高鼻梁的洋人大不一樣,他們頭巾、帽子上插羽毛。中國紅瑤,美洲印第安人,數千年來一直保留著“鳥崇拜”、“蛇羽”信仰,男女老少都愛美麗的羽翎,他們所用的頭巾、鞋襪、衣服、窗簾、被面上都繡著艷麗、紅色羽毛和栩栩如生鳥的圖案,家家廳堂、外門墻上裝飾有“鳥圖騰”,男子漢特別勇敢豪爽,其中多數有高超的狩獵本領。靈川紅瑤村寨,美洲印第安人村落都被開發成著名旅游區,“紅瑤梯田”、“紅瑤長發女”都上了《中國畫報》、吉尼斯記錄。可惜,“墻內開花墻外香”,當今的溫泉羽山人并沒有繼承祖先的“鳥羽”崇拜,在羽山也找不到“雉雞”蹤影、遺跡。
前些時,有人動議把東海“羽山”改名“禹山”。雖然事出有因,但我與幾位老友都認為不妥。羽山是6500年前羽民聚居繁衍生息之地,先民按這里生態特點、族群崇拜,把它命名“羽山”,把自己稱為“羽夷”、“羽民”是非常恰當的。中國人“尋根敬祖”、“慎終追遠”傳統根深蒂固,地名來不得“瞎折騰”。鯀被流放到羽山和大禹及其子啟出生的時間距今4000多年,比產生“羽山”地名時間晚了兩千多年。“舍遠逐近”是繼承、弘揚歷史文化中的大忌。
東海溫泉鎮是大禹文化的重要發祥地,大禹也是東夷文化、中華“水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重要建立者、推動者。4000多年前大禹在蘇北魯南大地上指揮千軍萬馬治洪水、抗海浸、挖河筑堤、開墾良田,給古郁州、古東海郡人民帶來安居樂業。北齊皇帝高緯于武平6年(575)詔令在中云臺山東首“雩門(禹門)”下建云門寺(俗稱禹王廟),后來東海郡羽山上和海州城頭上也建了“禹王廟”,海贛沭灌人民率先將大禹供奉為“民俗神”。每年農歷六月初六(大禹生日)是在海岱地區最早出現紀念大禹的民俗節日,并逐步風行大半中國。古代這一天,海岱地區男女老少都會到羽山、溪云山或禹王廟進香祭拜、跳雩舞(原始的儺舞)、演水神戲,期盼大禹給人間帶來風調雨順、豐衣足食。百姓在“六月六節”這一天吃炒面、啃單餅(相傳是大禹治水大軍日常吃的干糧),幾千年過去了,這一民俗傳統一直延續著,彰顯了大禹文化底蘊的深厚和民俗文化的頑強。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洪荒時代就是上古時代,這個時代的堯舜禹時期,正值地球上第四冰期晚期,地球變暖,冰雪消融,海面抬升,洪水泛濫、海浸加劇。堯舜禹時代沒有文字記錄先民的生活狀況,后人往往憑想象、傳說、巖刻、圖騰、神話及春秋以后產生的文獻典籍去加以了解。
古黃河改道從蘇北平原入海,淮、沂、泗、沭流域連年遭遇洪水災害,《尚書.堯典》描寫這里“湯湯洪水方割,蕩蕩懷山襄陵,浩浩滔天”,位于東部沿海凸臍部的南、中、北云臺山之間形成洪水走廊,上游洪水與倒灌海潮在此交匯,“排山倒海,濁浪滔天”,海進人退,海退人進,東夷人依山而居,飽受洪澇災害煎熬。
禹的父親鯀是堯時期的一位部落酋長,被各部落(“四岳”)酋長公推為治水首領。《山海經.海內經》載“鯀竊息壤以湮洪水,熔銅鼎祭器鑄畚鍤(治水工具)”,用堵截法治水失敗。鯀與妻子(有莘氏女修己)被流放洪災頻發的蠻荒之地東夷羽山(今連云港市東海縣溫泉鎮羽山),“不待帝命,祝融殛(殺)鯀于羽郊”。禹生羽山,是鯀的遺腹子,又名文命,字高密。另有史書相傳禹生于西羌,后隨父遷徙于崇(今河南登封),鯀被堯封夏伯,為軒轅黃帝第五代玄孫,姒姓夏后氏,故后人稱禹為夏禹。鯀葬東海羽山有史為證。禹是鯀的“遺腹子”,《吳越春秋》載,母生禹時“難產”,吳人用竹刀剖其腹而生禹,山間現黃熊。禹剛出生就成了孤兒,在羽山由羽民撫養成長也是合乎情理的。禹與涂山氏結為夫妻,在羽山生子,取名啟。
禹21歲時被舜帝授司空(負責治水、墾荒、征賦)之職,“率布土以定九州”。禹對魯南、蘇北洪水災害感同身受、了如指掌,少年時就有完成父親未盡事業、造福東夷人民的志向。禹臨危受命,首先帶著尺、繩等測量工具,與助手一起跋山涉水進行周密考察,繪河圖、樹標桿、立規矩、設界碑。他發現(東海馬陵山)龍門山口過于狹窄,難以通過上游沂、泗、沭奔流而來的洪水;黃河中上游大量泥沙下瀉,下游泥沙淤積,河床高抬,洪水漫堤決口、直搗蘇北平原,泛濫成災;發源于沂蒙山的沂、泗、沭洪水及黃、淮洪水與倒灌的東海(實際指黃海)潮水,是造成東部廣大地區“洪水橫流、濁浪滔天,田野荒蕪,民不聊生”主要原因。于是禹確立了一條與他父親的“壅堵”治水不同的方針,就是用“疏川導滯”的辦法,疏通河道、打通狹口、開挖出海口,在海邊筑堤擋潮。大禹治水13年,取得三皇五帝開天辟地以來,“順勢利導,人定勝天”的偉大勝利。
許多文獻記載,大禹十三年如一日,親臨一線指揮,背插畚鍤,身先士卒、櫛風沐雨、與治水大軍同吃同住同勞動,“腿上汗毛磨光了,腳生爛瘡”依舊不下火線。禹新婚第四天就赴治水第一線。后來他“三過家門而不入”,兒子(啟)出生也無暇回去看一眼。他率領治水大軍清理黃泛區河道,開鑿馬陵山“龍門”,疏通臨洪口,使水暢其流,又筑海堤擋浪。緊接著,他又領導治水大軍及當地群眾把蘇北、魯南大片荒灘改造為良田、鹽池,使百姓“居者有其屋,耕者有其田”,荒涼的東夷及海州灣,迎來華夏大地第一輪繁榮。大禹為民造福、艱苦創業精神蘊育和培養了中華民族眾志成城、萬眾一心、頑強拼搏之魂。物質變精神,“龍山文化”、“岳石文化”在蘇北魯南生根開花,“籘花落”古城在中云臺山下應運而生。祖先留下的業績,為今日連云港市、連云港經濟技術開發區、徐圩新區及東海溫泉地區大開發、大建設和文化大繁榮夯實了根基。
司馬遷以極其虔敬的心情在《史記·夏本記》中記錄了大禹治水的歷史和業績,稱贊他勵精圖治、鞠躬盡瘁、嘔心瀝血、為民造福,“行山表木,導九川、陂九澤、通九道、度九山,考察九州的土地物產,規定了各地的貢品賦稅,指導各地朝貢的方便路徑,并在此基礎上,按河流劃定了五服及九州界域,使華夏大地形成‘眾河朝宗于大海,萬方朝宗于天子’的統一安定和欣欣向榮大好局面”。
夏禹還只是一個傳說人物,這篇本記也未必完全真實,歷史事實未必那么美好,但大禹的業績早已在中華民族歷史上豎起了一座永不磨滅的豐碑,他十三年餐風露宿、舍家為國“三過家門而不入”的偉大奉獻精神,也早已千古傳頌,作為我們祖先的一種美德的代表永遠值得學習和效仿。在當今建設社會主義生態文明、社會文明,“深化文化體制改革,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新形勢下,弘揚大禹文化,繼承大禹治水精神,鍛造勤奮、勇敢、智慧、“為官一任,造福一方”民族之魂彌足珍貴。
至于大禹治水是哪條水,開鑿的龍門在何處?傳統的說法似有夸大之處。有專家考證認為,“大禹治水治的并不是滔滔的長江、黃河,主戰場應該是黃、淮、沂、泗、沭下游的蘇北、魯南,治理的的是洪水與黃海倒灌的海潮”。洪水退后,黃泛區一片淤泥。大禹治水同時又挖河筑渠,開墾糧田。這與孔子所說的大禹“盡力乎溝洫”是大致符合的。《孟子·滕文公》中說:“當堯之時,洪水橫流,泛濫于天下”,“當堯之時,水逆行,泛濫于中國。”中國大地上的大江大河都是從西向東滾滾奔流,只有洪水與倒灌的海潮相遇,才會出現“橫流”、“逆行”狀況。傳說中的“龍門”,有人指認在陜西韓城與山西河津之間,也有說在洛陽附近。現代專家論證,按堯舜禹時期的工具及施工技術水平,絕對完成不了這么大工程。但開鑿馬陵山“龍門”泄洪口,把“橫流”的沂、泗、沭洪水引向龍山(中云臺山)南北的峽谷“龍口(龍門)流入大海是符合當時需要和條件的。連云港境內的臨洪口、鷹游門被古人稱為“龍門”也在情理之中。中云臺山古稱龍山,它的南北川地在古代就是洪水走廊,稱為龍門更是名至實歸。由于時代久遠,目前關于大禹治水的傳說版本很多,許多傳說不免互相矛盾。現在“羽山·大禹文化”的研究仍處于初級階段,“自圓其說”、主觀臆想情況也或多或少存在,神話傳說成分不可避免,甚至有“水煮、“戲說”成分也可理解,揭開所有謎底,還其歷史真面目尚需時日。連云港堯舜禹研究會,羽山大禹學會及“羽泉文化節”關于“羽山·大禹文化”的研究已經取得可喜成果,大禹創立的“水文化”已經深入人心,但深入挖掘,得出科學、公正成果,可能只有留待后輩完成。
吳承恩《西游記》、李汝珍《鏡花緣》中描寫的“通天河”、“五行山(即龍山)”、“東勝神州”原型,風神、雨神、花神、鳥神、龍王原型及地方風俗民情,都可以在古海州“對號入座”,在羽山、云臺山找到源頭。
 
 二
 
人類的歷史進程顯示,在不斷創造豐富物質文明同時,也伴生出光輝燦爛的精神文明成果,文化是立國之本、城市之魂。《中共中央關于深化文化體制改革推動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若干決定》,吹響了時代的號角,認真付諸實踐“利在當代,功在千秋”。連云港市區東進,自由貿易區建立,集聚優質要素的開放門戶和“一帶一路”沿海地區交流平臺的完善,“一體兩翼”、“一心三極”跨越發展布局,行政區劃調整,東中西部示范區及開發溫泉鎮及“羽山·大禹文化”工程正如火如荼向前推進,把連云港建設成文化強市已成為港城人的共同期盼和長期奮斗目標。建國70周年前夕,國家公布“中國(江蘇)”自由貿易區,連云港市三個片區之一,在《2019中國先進制造業城市發展指數》評選中,連云港市成功入選50強城市。連云港市越來越成為中華大地上“海納百川、藏金匯寶”的熱土。大禹出生地羽山是江蘇最有名的“溫泉之鄉”,是不可多得的大禹文化誕生地、是歷史文化、自然生態、休閑度假圣地,開發建設時不我待,前景十分廣闊而壯麗。
清代大學士阮元與海州名士凌廷堪、許桂林、許喬林等是摯友,對東夷歷史文化、對古海州(郁州)、東海縣情有獨鐘。他的“談天秘欲傳宣夜,學海深須到郁州”被后輩專家奉為金科玉律。聯中提的郁州就是堯舜禹時期的東夷、漢唐時期的東海郡、今天的連云港、云臺山、羽山。他認為“羲和在東夷觀日月星象,研究氣象變化規律”、“堯倡音律民歌”、“殷商時期壽星彭祖晚年結廬云臺山”、“舜葬蒼梧”、“鯀殛羽郊”、“禹生羽山”、“大禹治水”、“禹編夏歷”等都反映了海屬地區歷史文化底蘊的深厚和在中華傳統文化創立中特殊地位。
馬陵山、羽山、云臺山是東岳泰山余脈,是《山海經》和神話小說《西游記》、《鏡花緣》中神山仙境的原型。6500年前北辛文化遺址、大伊山石棺墓,4000年前堯舜禹文化、“藤花落”文化、3500年前岳石文化遺跡,2000年前“孔望山漢墓”、“尹灣漢墓”、“尹灣簡牘”等歷史遺存形成了一個完整的文化序列。羲和、少昊、軒轅黃帝及堯舜禹命專家在云臺山觀日月、潮汐,研究四季變化、編制歷法;舜帝在云臺山采服長壽草(五加皮)后身康體健,發出了“寧要一把‘五加’,不要金玉滿車”的贊嘆,并由此出現了后來的“舜葬蒼梧”;禹是創制“夏歷”(農歷)的始祖,最先提出“四時八節”、“二十四節氣”,成為《夏歷》、《漢初歷》的精髓,指導后代農耕的“法寶”。彭祖雉羹救堯、“舜葬蒼捂”、“禹、啟生羽山”及大禹在海州灣治水的傳說撲朔迷離,羽山的大禹遺跡、紀念大禹治水的云門寺古剎、古海岱地區率先出現的紀念大禹的“六月六”民俗節日,件件都值得連云港人留戀、件件都可作為民俗文化研究的課題。
帝舜在位33年時,正式將禹推薦給上天,把天子位禪讓給禹。禹在位四十五年,勵精圖治、政清如水、關愛民生,是上古時期一位杰出“圣祖、明君”。禹在南巡吳地時去世,葬于浙江會稽山(今紹興)。禹子啟接任夏朝天子,在登封治國理政,創造了“華夏一統”,大發展大繁榮奇跡。
 
 
民俗文化是民族精神寶藏,是古老城市、鄉村的美好記憶。而這些珍貴記憶一旦消失,歷史將留下一片空白。連云港市、東海縣、溫泉鎮為建設歷史文化名城、名縣、名鎮,增強經濟建設正能量、軟實力,推出了建設“文化強市、強縣、強鎮”宏偉規劃,充分體現了黨和政府的現代眼光和提高人民文化生活質量的決心。
“溫泉鎮羽山、大禹神奇傳說”的開發利用,是“建設文化連云港、文化東海”的重要舉措。堯舜禹時期科技落后、生產力低下,抗拒自然災害、特別是抗拒洪澇災害困難重重,大禹父親鯀治水9年,積累了大量經驗教訓,為大禹13年治水成功提供了參照依據。實踐證明,鯀與禹都是值得紀念的治水英雄。鯀葬羽郊、禹和啟生羽山、啟為夏王朝明君,禹家三代“名垂史冊”,被譽為“三圣”,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文資源。
“羽山·大禹文化”可以提升東海及溫泉鎮的美譽度、知名度。2011年,國家城鄉建設部、國家旅游總局聯合公布《第二批全國特色景觀旅游名鎮》,東海縣溫泉鎮名列其中,改寫了連云港市沒有國家級“官宣”名鎮的歷史,為溫泉鎮大發展、大繁榮帶來新的契機。在羽山南的毛北村,中國大陸科學鉆探隊完成了5158米“中國科鉆第一井”,是新世紀中國又一項驚世駭俗的科學成果,無形中為東海及溫泉鎮經濟發展、旅游開發“給力”。把溫泉鎮及羽山開發為休閑度假、“生態游”、“農家樂”、“民俗文化游”景區,“天時地利人和”優勢具備。2011年10月在連云港市召開的“第二屆江蘇民俗文化高層論壇”,2014年“羽泉文化節”的專家學者為羽山、溫泉鎮“把脈”,認為高層次、高檔次建設“羽泉旅游區”,前景美妙、呼之欲出。
“事在人為”,我們不能破壞、浪費生態人文資源,但可以錦上添花。專家們提出了諸如“開發羽山靈泉(殛鯀泉)飲用水;栽種禹王茶林;建設羽山森林公園;放養野生動物(特別是‘雉雞’);開鑿‘羽淵’、禹王湖;開辦禹湖垂釣中心,采摘園;雕塑‘三圣(鯀、禹、啟)’群雕,建設“三圣廟”,重修鯀與有莘氏修己及禹與涂山氏兩代‘夫妻墓’,建牌坊、碑林;開發大禹文化水晶制品、‘禹王泉’酒、飲料;溫泉洗浴業延伸到羽山······”。凡此種種,不乏真知灼見。開發溫泉鎮及“羽山·大禹文化”需要科學論證、統一規劃、分步實施。目前溫泉洗浴業已經形成規模,“華東第一溫泉”品牌已經享譽大江南北,提升檔次,做大、做強、做優的空間仍很大。羽山的開發仍在紙上談兵階段。專家學者認為,“不能有‘等、靠、要’思想,那將坐失良機”,首先要調動地方、企業家積極性,自力更生、艱苦創業,先小后大、先土后洋,不等不靠先把“鄉村游”、“農家樂”、“生態游”辦好,成功一個開發一個。同時招商引資,高起點辦大項目,并有機地把“紹興禹陵”、“歐美風光”、“日韓情調”等標志景觀和東海“鑼鼓’、“呂劇”、“淮海戲”、“版畫”等“草根、山寨”版特色文化嫁接、體現進羽泉景區中,“吃農家飯、干農家活、享農家樂”,讓中外游客體會民俗文化魅力,產生到家感覺。
 
我們相信未來溫泉鎮及“羽山·大禹文化”一定會成為港城的一張名片、一顆明珠,名副其實的特色、生態、自然、歷史文化旅游勝地。
 
(作者:連云港歷史文化研究會,大禹文化研究會,中國管理科學院人文與社會科學研究所特約研究員)
 
聯系方式 | 關于我們 | 移動應用 | 商務合作 | 版權聲明 | 網站地圖
排球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