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化東海
羽 山 薰 衣 草 探 討
瀏覽次數:  作者:  信息來源:  更新時間:2019-09-12 15:41:17

 待到夏至五月八,藍紫花開勢如海。三老測繪星象圖,探討開發薰衣草。”羽山“背倚齊魯,襟懷吳楚”,是連云港見諸史冊的第一座千古名山,盡管它現在名氣不如花果山,但其優質發展、后發先至前景不可小覷。

 
羽山位于蘇北連云港東海縣與山東省臨沂市臨沭縣交界處,海拔269.5米,是東海最高峰,這里是4000年前東夷文化發祥地,是大禹誕生和建功立業的地方。“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羽山東西長3公里,南北寬1.5公里,山形很像一只頭西尾東安然而臥的綿羊,所以又稱“閑羊山”,是東夷羽民繁衍生息之地。《史記》、《山海經》、《拾遺記》等眾多古籍都記載“羽山延鯀”的故事。其主要內容為舜之時,魯南蘇北洪水滔天、蛇蝗肆虐,黎民苦不堪言。鯀奉舜命治水,四年無功,卻毫不改悔,仍在東海之濱羽山一帶堵截不止,堤堰決口、生靈涂炭。舜在憤怒之下,授予祝融一把寶劍,命其前往羽山殺鯀。祝融到羽山之巔,以劍試石,現劍劈“三縫石”仍在,看了就讓人驚心動魄。祝融試劍之后,將鯀斬首。鯀的尸首墮入羽淵,腹中竄出一條虬龍,然后尸體化為元魚(龜),這條虬龍就是大禹。禹一生下來就成孤兒,是羽山父老將其撫養長大。禹21歲被舜授“司空”之職,負責治水、墾荒、征賦。《史記·夏本記》載:“禹勵精圖治,新婚四天后即奔赴治水前線,歷時十三載殫精竭慮,‘三過家門入不入’,行表木、導九川、陂九澤、通九道、度九山”,千方百計化水害為水利。他改父親堵截法為疏導法治水,首先打通馬陵山“龍口”,把沂泗沭河逐浪滔天洪水在羽山前通過臨洪口引入東海,然后在北云臺扒山頭與中云臺推磨頂間筑攔海“萬金灞”,阻擋海水倒灌。之后帶領千軍萬馬開墾海州灣灘涂荒地為良田、鹽池。東海萬民同聲稱頌“偉大的禹”,并在羽山、海州城頭和中云臺云門寺建“禹王廟”,紀念大禹豐功偉績。
 
羽山地處南北氣候交匯帶,與秦嶺在同一緯度上,高壓地質條件豐富而且復雜,雖然山不高、山場不廣,但動植物資源十分繁盛。由于它既是“延鯀化魚處”,又是治水英雄禹的誕生地,因而在中華民族文化史上成為一座赫赫名山。《山海經》載,羽山上有一種神鳥(俗稱‘雉雞’),羽毛特別美麗,是古代君王將相不可多得的裝飾品,這也是“羽”山名的來歷,東夷羽民在此繁衍生息。后來有羽民動遷至美洲,創造了燦爛的印第安羽蛇文化。2014年我旅游美國西部大峽谷,參觀印第安部落,發現這里男女老少發飾、面相、服裝確實與漢民吻合,室內外布滿雉雞、羽毛、蛇蟲圖騰,導游信誓旦旦向我們介紹印第安人的祖先來自中國東海之濱。
 
我與市文史愛好者,堯舜禹文化探索者十余次踏勘羽山,考察山上幾處石刻、星象圖,探討羽山動植物資源,這里漫山遍野花草樹木種類繁多,其中草藥就有百余種,不少草藥填補了云臺山空白。位于新浦大道濱河新區,介于東站引河與連云港母親河薔薇河之間的海州月牙島濕地公園,美不勝收的400畝薰衣草園,像紫藍色花的海洋,一對對俊男靚女在夏日藍天白云下徜徉、在紫色花海中拍婚紗照,更能體現情侶那似火柔情。
 
海州 薰衣草園是一個令人敞開心扉的新景區,開園三年,已被廣大旅游愛好者譽為“東方的普羅旺斯”。普羅旺斯是法國南部、地中海邊的旅游勝地,是世界聞名的薰衣草故鄉。普羅旺斯物產豐富、陽光明媚,風景優美,藍紫色的薰衣草花海清新醉人。在大作家梅爾和大畫家梵高筆下,普羅旺斯已不再是一個單純的地域名稱,更代表了一種無拘無束、無憂無慮、輕松悠閑的生活方式,一種“寵辱不驚、閑看前庭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漫隨天外云卷云舒”的自然生態樂園。現代人旅游,多數是為了擺脫城市喧囂,闔家老小一起涌入城郊景點探幽覓奇,享受自由自在的“慢生活”,以史無前例的視角和絕對安全的方式,俯瞰古人曾經的景致,體驗截然不同的田園鄉村風情。旅游“蘇北的普羅旺斯——海州月牙島和羽山薰衣草園”便捷、簡樸,騎車、自駕、乘公交皆很方便。來這里把節奏放慢,好好地吸一口薰衣草香、看一看碧波蕩漾的“禹王湖”水面,或到鄉村采摘園、農家樂參觀、購買,也是人生難得的享受。其實,愛一個人不必要朝朝暮暮,看一個景最好避開人頭攢動。人們旅游追求的是隨性、舒暢、安逸和賞心悅目。看過薰衣草后,任何時候、任何地方,只要偶然看見一縷陽光,聞到一絲芬芳,就能在心中漾開一片藍紫色的花海。六月下旬到十月是薰衣草盛花期,漫步薰衣草間,那種心中的花海就會浮現在面前,是爬花果山、游海濱浴場體會不到的。
 
我與幾位老友考察東海羽山,發現山谷里、巖崖旁一片片薰衣草串狀花絮在微風中搖曳,婀娜多姿,空氣中彌漫著薰衣草香氣,我們像發現新大陸樣驚喜。植物學家稱羽山原生態薰衣草是植物中“活化石”,世界只有少數地區才能延續至今。當地老人說,羽山薰衣草與海州月牙島薰衣草是同一家族,花的顏色、葉片形狀、植株高矮十分相仿。羽山群眾長期只把它當成閑花野草,甚至從古至今都說不出它真實名字,統稱藍花草。羽山老人講,藍花草生命力極強,花的顏色獨特,移栽到墻根、花臺也很好看,與梔花、月季、薔薇等栽在一起,更顯五彩繽紛。羽山人只是在電視上看了海州月牙島公園新聞,才知道它叫薰衣草,認為羽山是月牙島薰衣草的老家,這一說法得到專家認可。漢唐時沂、泗、沭發洪水,把羽山薰衣草連同泥石流沖進薔薇河、臨洪灘,在濕地生根開花。今日月牙島薰衣草經過幾年繁衍,規模越來越大,據我觀察,此處薰衣草的野生種性有些變異、蛻化跡象,光靠澆水、施肥、中耕不行。而羽山薰衣草土生土長,依舊保持著原生態特質,根系粗壯,葉片墨綠,花絮繁盛,好像比月牙島薰衣草更風姿颯爽、卓爾不凡,可與普羅旺斯薰衣草媲美。我到成都薰衣草園參觀,這里引進改良薰衣草,雖然花朵大、顏色艷,但原生態已經脫胎換骨,生命周期縮短、花絮顏色變淡。只有羽山薰衣草保持“植物熊貓特色”。我們幾位老人斗膽倡議,東海縣開發建設羽山景區,一定要打好薰衣草“牌”,讓這里的“植物熊貓”成為一張生態文明的“名片”。
 
薰衣草屬于唇形科植物,全球有28個品種,主要分布在大西洋群島及地中海地區,我國薰衣草是特殊種群,主要分布在沿海山野濕地。近年國內一些景區引進薰衣草,種植在公園綠地,由于其花色奇特,適應性強,受到游客喜愛。“物以稀為貴”,海州月牙島休閑濕地公園的薰衣草,來源羽山,被譽為花卉中的“熊貓”,與花果山“銀杏”堪稱絕配。連云港地處沿海,野生狀態的薰衣草族群,最適宜在鹽堿地生長,耐寒、耐旱、耐澇、耐脊薄,不生蟲,根系吸附性強、“靠天”自生自繁能力強,沒有花粉擾民之憂。薰衣草花期長,一般四個月左右、花色獨特,香味純正,既適宜山區酸堿性土壤生長,也適宜在鹽堿性濕地中繁衍。經過初步比對,海州月牙島和東海羽山薰衣草,像似柳葉馬鞭草和藍花鼠尾草,屬“寬葉薰衣草”和“羽葉薰衣草”。羽葉薰衣草比較矮小,但花期比寬葉薰衣草提前、清明節時就能開花,而寬葉薰衣草直到六月下旬才能鮮花怒放,碧綠的枝葉與馬尾似的花穗相得益彰,顏色特別艷麗,招人喜愛。羽山景區開發薰衣草項目具有獨特優勢,只要稍加恢復、歸總、管理就可山花爛漫,保持住其野性、原生態特質,比栽其他花卉經濟實惠。薰衣草花粉、花籽隨風飄揚,只要土肥水足、通風良好,自由繁殖性能極高,不用擔心它自生自滅。羽山薰衣草源遠流長,是“熊貓”級花中活化石,經歷數千年,如今仍花繁葉茂,足見它生命力之頑強。
 
西方薰衣草的商業栽培,除了用于游客觀賞外,主要是取薰衣草的花提取薰衣草精油,是殺蟲劑和芳香療法使用的香精油,價格昂貴,可以減輕或治療昆蟲咬傷;一杯熱水中加一滴薰衣草精油,有鎮靜的效果,也可治粉刺、皮膚燒傷,有消炎功效。地中海周邊地區用薰衣草花作果醬、糕點、烹調輔料,地方視之如寶。法國人將薰衣草和各種香草一起放到浴池內,有美容、潤滑肌膚和增加體香效果。溫泉浴場可學習西方做法,在溫泉池內撒一點薰衣草花,更能增加浪漫情調。
 
夏日旅游旺季,連云港花果山、海濱浴場游客“爆棚”,到海州月牙島濕地公園,到羽山觀賞薰衣草沒有擁擠之憂,特別是上午8—10點、下午2—5點,陽光照射下,薰衣草花開爭妍,藍里透紫、紫里透紅,光鮮絢麗。夏日薰衣草園中,紅男綠女、歡聲笑語不絕于耳,一派和諧喜慶。從上往下將薰衣草與青山綠水一起拍攝,極具視覺效果。西方人把薰衣草稱為“愛情花”,在藍紫色花海里拍攝婚紗照既高雅又時髦,比爬山下海拍攝更勝一籌。
 
羽山在坡嶺高地上和禹王湖周邊種植“羽葉薰衣草”,清明節后就開花迎客,綠水青山相映成趣。水中菱荷飄蕩、蝦跳魚躍,既可觀賞,亦可采摘垂釣,岸邊薰衣草鋪天蓋地,徜徉其間,宛若漫步天上人間。可以想象,下一步精雕細刻后,特別加快水生植物花卉和魚蝦蟹放養后,羽山上下必定成為東海最便捷、最安逸、最具特色、人潮如涌的風景區、垂釣區,一個讓男女老少打開心扉的地方。不僅吸引本地人,還會吸引外地游客,讓大家眾口一詞“看羽山薰衣草——真美!”(作者:連云港歷史文化研究會、旅游文化學會,中國管理科學院人文與社會科學研究所特約研究員)
 
聯系方式 | 關于我們 | 移動應用 | 商務合作 | 版權聲明 | 網站地圖
排球论坛